电影《叶问》信息:

叶问 葉問 (2008)
导演: 叶伟信
编剧: 黄子桓 / 陈大利
主演: 甄子丹 / 任达华 / 熊黛林 / 池内博之 / 林家栋 / 樊少皇 / 释彦能 / 黄又南 / 杜宇航
类型: 剧情 / 动作 / 传记 / 历史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香港 / 中国大陆
语言: 粤语 / 汉语普通话 / 日语
上映日期: 2008-12-12(中国大陆) / 2008-12-19(中国香港)
片长: 106分钟
又名: 一代宗师·叶问 / Yip Man / Ip Man
IMDb: tt1220719

高清电影《叶问》海报:

电影《叶问》简介:

1930年代,中国武术之都佛山。
这日,武功了得的北方武师金山找(樊少皇 饰)率众来佛山踢馆,各大武馆馆主皆成他手下败将之后,他找上习得一身武艺却为人低调未设馆授徒的叶问(甄子丹 饰)。在巡警李钊(林家栋 饰)、好友武痴林(行宇 饰)等乡邻的请求及妻子张永成(熊黛林 饰 )的鼓励下,叶问用咏春拳以柔克刚将金山找制服,确立在佛山的大师傅地位,李钊更私下将他视作师父。之前叶问挚友周清泉(任达华 饰)有心拉他合开纺织厂,但怕与爱妻及爱子分开的他只在资金上将周支持。
几年之后,侵华日军将佛山攻占,叶问同幸存下的乡邻一样,被迫携妻儿移居废屋。生计面前,叶问混在人群争抢去煤矿做苦力的机会,李钊则成为日军翻译官。日军将领三蒲(池内博之 饰)是名武痴,他以一袋白米作奖赏,派李钊四处搜寻能打国人在打斗场上与日军切磋,多名昔日武馆馆主及武痴林因此惨死。这将叶问激怒,他走入打斗场。

电影《叶问》获奖情况:

第46届台北金马影展 (2009)
金马奖 最佳动作设计 梁小熊 / 洪金宝
第2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2009)
最佳电影
最佳导演(提名) 叶伟信
最佳男主角(提名) 甄子丹
最佳男配角(提名) 樊少皇 / 林家栋
最佳摄影(提名) 柯星沛
最佳剪接(提名) 张嘉辉
最佳美术指导(提名) 麦国强
最佳动作设计 梁小熊 / 洪金宝
最佳原创电影音乐(提名) 川井宪次
最佳音响效果(提名) 曾景祥
最佳视觉效果(提名) 黄智亨
第30届大众电影百花奖 (2010)
最佳男主角(提名) 甄子丹
第13届中国电影华表奖 (2009)
优秀境外华裔导演奖(提名) 叶伟信
优秀境外华裔男演员奖 甄子丹
优秀合拍片奖
第9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 (2009)
最佳男配角(提名) 林家栋
第16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 (2009)
最佳男演员奖 甄子丹
最佳观赏效果奖(提名)
最受大学生欢迎导演 叶伟信

关于电影《叶问》的热门短篇影评:

看罢《叶问》,多少有些出乎意料,因为叶伟信和甄子丹这对组合,总算能称得上文武双全。之前《龙虎门》不提,即便《杀破狼》与《导火线》,文戏也都只是甄子丹出场大杀四方前的铺垫,而来到《叶问》,文戏终于大有进步,甚至比武戏更重,这当然也与传记题材脱不开关系。
《叶问》的文戏,不算正统传记手法,走的是叶伟信擅长的小格局套路,推进较快,难免有些草率之处,叶问的性格与处世之道总算是皆有表现。电影前段切磋功夫、迎战金山找,叶伟信以港片惯用的轻松手法,将叶问的高傲与低调谦厚一并道出。“打烂家私”的对白,是叶准老先生幼年亲耳听闻,顾家怕老婆之事倒并不假,单手拗坏左轮一段,也有据可依,只不过这些细枝末节融于短短几十分钟,确有些拼凑感,使得影片前后衔接有失自然。
电影的重头戏是叶问与日军的交锋,真实的叶问是在被日军强请其收徒不遂情况下,被迫接受比武,过程正如高手过招般,叶问点到即止,轻取对手,随后为避祸远走。电影中的叶问尽管大打出手,重手连挫十名日本武师,并在最后决战中痛击敌酋,却也并未走入俗套、跳出真实性情而成为高大全的英雄,这是拜叶伟信收敛所赐,终于不致成为陈真第二。叶伟信营造苍凉乱世、浮生若尘,草民惶然无助的气氛,确实下足功夫,颇有代入感。叶问尽管武功卓越,却亦是凡人,电影从头至尾,他但凡出手,皆是在避无可避之绝境下,并无多少大英雄抛身家性命于不顾挺身而出的壮举。武痴林接受日军挑战,叶问出言规劝,与日军人动手,是为保护妻小,为廖师傅等人之惨死而愤然登场,也是在寻常国人所不能接受的惨痛心境之下,乃是凡人的愤怒。叶问的民族大义及正义感,当然有史可鉴,但并不夸张到超越凡人而入圣。林家栋饰的李钊,也是苍凉时局下人人随波逐流这一世情的注脚,汉奸这顶帽子,丢给别人很容易,殊不知草芥小民几多辛酸。叶问中枪的确煽情,但仍非虚妄的英雄。
关于叶问授徒,电影交代的篇幅不多。叶问不愿收徒,既是性格使然,也是出于咏春拳不可公开授业的门规,因此叶问为工人传授武艺,实为义举,但电影一笔带过,叶问何以作为一代宗师,似乎未能清楚明了。
说回甄子丹与叶伟信这对组合的电影,《导火线》与《杀破狼》里,甄子丹本色演出,十足野蛮,而《叶问》中甄终有突破,情绪表达相当到位,足以撑起文戏段落。熊黛林被叶准大赞神似其母,尽管对白不多,却也颇有银幕老手的模样。林家栋十分出彩,被骂汉奸后的激愤与失落感,颇为真实。
打戏自然不俗,作为三毛的第三部咏春题材电影,动作设计相当精巧,甄子丹收放自如,咏春的“小”而敏捷取代了甄一向的凶猛激进。来留直送、甩手直冲、拳打中线、先削后打这般本来平平无奇的近身实用技法,由三毛与叶伟信合力一番折腾,既有味道又不实现代打戏的节奏感。电影后段叶问与金山找工厂打斗一段,原本招式相当难看的六点半棍,也被演绎得灵动精彩。《叶问》打戏的一大遗憾是篇幅都不长,大宗师所向无敌,往往片刻KO对手,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另一种美化,却至少道出了华语电影除了甄子丹再无精彩武戏的窘境。好在电影总算是新时代不可多得的功夫片,动作片俯拾皆是、功夫片却难复往日辉煌的今天,倘若《叶问》能够开枝散叶成为新的系列,也是不错的开端。

 

1.高潮:
本以为甄子丹的功夫片就止步于《杀破狼》、《导火线》水准,孰知《叶问》竟如此惊艳。这种功夫传记,《霍元甲》已是口碑滑铁卢的前车。在江湖地位上甄子丹自然不如“喷气机李”,洪金宝亦比袁爷稍逊色,但是《叶问》好过《霍元甲》,尤其是日本入侵之前的半截,气脉通畅,精彩无比。

第一场打斗之前,导演居然安排叶问与大方脸廖师傅吃饭,吃点心,喝茶,剔牙…..妙啊。此际电影的从容大气和出众已然彰显。
(上来就解裤子拉链、直奔主题的是低等站街妹;先小酌、抚琴、唱曲儿、共浴,做好铺垫,然后才款款扶上牙床、锦被红翻的,方是一夜千金的名妓啊。)
当看到金山找与叶问决斗一处,我心里油然而生一蓬毛绒绒的幸福感。这种感觉一般是在看《阳光小美女》、《波拉特》之类才会有的,上一次它冒出来是因为《Wall-E》。
我点了暴风影音的暂停,起身沏一杯咖啡,有点舍不得往下看。
这是个多么难得的高潮!铺垫再铺垫。第一场与廖师傅的打斗只算暖场,点到为止,吊起人胃口即鸣金收兵,以之渲染叶问的低调,强调他妻子如何不喜他打斗,又渲染众人口中他是如何的佛山第一,背面敷粉,愈发显得他深不可测。
此时观者均想:要是有个高手来,让叶问好好施展一下就好了。
…..于是金山找同学顺应人民的需要,适时出现。
老金嚣张出场,至少半个小时之内的情节都清楚得很了——当然是:他到处踢馆,众人不敌,叶问出场,将他打倒。但我仍屏息被过程吸引。(顺便说:一开始就觉得金山找的金鱼眼很熟,但真不敢确定,最后眼巴巴地等演员表,证实了猜想——樊少皇!!!虚竹!!!)
这一段,有点像水浒中林冲在柴进庄上与洪教头比试。用了三层的“舒气杀势”(金圣叹语):
武痴林跑上门请叶问出山,叶问却被老婆凌厉的眼光吓住,未果,第一层波折。此际观者心中谁能不叫一声“头发长见识短”?
金山找打了一圈,毫发无伤,所向披靡,暂时算是无敌了,耀武扬威一番,大马金刀地坐着吃面,边吃边口吐狂言——又一层波折。随后,卖面的老爹冷冷地说出了叶问的名字。观者如我,真想抱着他的老脸亲亲。
金山找终于带着大群人上门来。众目睽睽,群情激奋,孰知叶问仍不愿比武,金山找用上激将法,把诸葛激司马的话搬出来,竟亦不管用。第三层波折。

这势子,一蓄再蓄,也蓄得够足了。
终于,叶夫人不情愿地点头了。懿旨下,准战。
终于打起来了!

这场精心铺垫的打斗,在小叶准骑着小童车出来绕着爸爸转一圈,说“爸爸,妈妈说你再不出手,屋里的东西就砸光了”的时候,达到高潮之最高点。
——麦兜同学说的好:其实火鸡的滋味,在还没吃和第一口之间是最好的。
(在儿子说那句话之前,叶问一味躲闪,并未正式施展,亦算是“没有吃”吧。)
忙时偏用闲笔,方是大家手笔。两雄对峙,剑拔弩张之时,黄口小儿冒出来嫩生生地说了这一句,仍是“背面敷粉”,妙处极多:第一,从小儿口中转述叶夫人的话,告诉诸人叶问根本还不算是“出手”;第二,娇滴滴、滴滴娇的大家闺秀叶太太明显不通武功,然亦有这样眼光,必定是高手耳濡目染之功,濡染出的尚有如此程度,高手之高可以想象;第三,对于金山找来说,此战关乎荣誉,必拼尽全力,然对于叶问,只是屋子里物什打碎不打碎的问题。
——家里有好扇子不算什么,拿撕扇子当玩儿,才是真正富贵人家。
叶准的一句话,委实妙到豪颠。
面对金山找气势汹汹的大刀,叶问好整以暇,顺手抄起的是枝鸡毛掸子。武器之上鲜明得有些滑稽的对比,一个意思表明他心怀善意,并不想伤人,另一个意思则是他只把这场打斗当游戏。

一张一弛,一边金刚怒目,一边云淡风轻,不用比试,高下已然立判。
——温瑞安小说《神相李布衣》中,李布衣与东瀛高手纤月苍龙轩对阵,用的是一根羽毛,其情其境,庶几相似。

这是《叶问》中最精彩最酣畅淋漓一场。
此后色调便灰暗下来。叶问那迷人的潇洒不再,整日在花园端坐的美丽高贵的叶夫人,也只能首如飞蓬地在灶前烧火。
英雄与佳人不幸逢着乱世,亦不过破瓦寒窑中一对牛衣对泣的憔悴夫妻。
而且后面日本坏蛋们上场。原本悠扬和缓的旋律,变得忽而急促高昂忽而低沉哀怨,不免稍嫌刺耳。其实我希望调子不要变最好。但我实在不敢埋怨这刺耳。

2.灰人:
人人都说林家栋的小翻译角色好。不赘言。不是他演得好——当然他演得也很好,但首先是这样灰色的人物设定,勇气实在可嘉。谈到这种敏感问题,我们的爱憎似乎必须无比鲜明,非白即黑,不是英雄,就是汉奸,没有中间路线,不为气节死在日本人手上,活着就是苟活,就必须遭到唾弃。为什么一定要所有人都把命不当命才对呢?活下去,难道不是最重要的吗?
这个角色,让我想起《桃花扇》中的杨龙友。

3.夫妻:
叶问很“尊敬”老婆,这是为什么呢?
前面几场叶夫人出现,都是坐着的;金山找一场,叶太“噌”的站起身来——上帝啊,她居然比叶问高了半个头!一丈青啊。
我不由得叹道:这就是他怕老婆的症结啊。娶了这样一房高挑美貌的浑家,自然是又爱又怕。
叶问不事生产,却住着花园豪宅,生活优渥。我又觉得他是像被鲁大佬骂了一句而出名的邵洵美:倒插门儿,房子和地产都是岳丈岳母家的,所以格外敬着太太三分。后来方知叶家本来就是大族。
嫁得这样一位武功高强天下无敌的帅哥,不该是自豪骄傲、欢喜不尽吗?为什么还会整日给丈夫甩脸色闷闷不乐?
而似乎叶夫人根本对叶问的武功不屑一顾。
《陆小凤》的《幽灵山庄》一部,开头说西门吹雪过于热心剑法,疏远妻子孙秀青,以致妻子与陆小凤偷情,后面虽揭明是做戏给老刀把子看,但西门吹雪的婚姻危机似乎并不假,因为后来他为了追求武学无上境界,终于离开了妻子。
做了叶问太太的张永成,是不是亦有相类的苦楚?

叶问这个英雄,因爱儿与娇妻的衬托,格外鲜活真切。

4.拳路:
叶问最经典的最后一招,就是把人放倒地上,频率极高地一通捶打。这动作好眼熟,后来想起:电视剧里女孩子哭着打自己男朋友都是这个动作——捏起一对粉拳,照准胸口,“咚咚咚”一顿乱打,伴之以呜咽的“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咏春是女人拳,果然。

 

 

我就是不打,你找上门我也不和你打,因为老婆不让我打。等到老婆心疼家里的瓶瓶罐罐了,我再打,因为你丫惹我老婆生气了。

咏春拳是女人的拳又怎么了,我天天在家窝着天天陪老婆,你能指望我跟杨过似的劈波斩浪的打出黯然销魂掌么?

我虽然没有本事,但是我还可以去挖煤赚钱不是。发了一个窝头也要带回家去,大老爷么饿一点没有关系。

最后,老婆你快点带着儿子走,我要去打小日本了。抱歉不能陪你了,但是男子汉大丈夫,活着总要为国家长点脸面不是?

顺带说一句,叶同志真是宅啊,连打架都是在家里面,您唯一一次在公共场合亮相也就是最后打擂台了,您真是嗷嗷的居家啊。

有人说,叶问之于甄子丹,正如醉拳之如成龙,黄飞鸿之如李连杰。我信,甄大叔打了那么多年,这部戏最像个男人,尽管是居家男人,但是依然看的人心潮澎湃。电影就是娱乐,至于启迪教化点到为止,看的就是对着小日本的一阵海扁,不像圣斗士似的想起雅典娜小宇宙爆发然后起死回生。我叶问就是一宅在家里的高手,没有事别来烦我,犯我家者必诛,犯我国家者必诛。

 

 

一开始,是一九三五年,虽然其时中国已然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但在广州佛山,仍算得上家家富足,衣食无忧。

这时的叶问,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少爷,他有美丽的妻子有乖巧的儿子,有佛山第一的咏春拳,在尚武的佛山当地,他就仿佛一个大众偶像一个平民英雄,尤其在他打败了北方武师金山找之后,他在当地的声望达到了巅峰,每个人都认识他,都喜欢他崇拜他,走在街上,大家会主动和他打招呼,会以和他说话为荣。

他温文尔雅,平易近人,他会给上门挑战的武师面子,他衣食无忧家住大宅,所以他无需开馆收徒,他有漂亮的老婆,他有些惧内,虽然他自己说,那是尊重。

然后,风云突变,时代的洪流不可阻挡地冲向佛山。

一九三八年,佛山沦陷了。

叶问失去了大宅,失去了富裕美满的生活,他甚至无法让妻儿吃饱,这里不能不说的是,他的老婆实在是一个理想的妻子,她在和平时期或许会偶尔耍耍小性儿,但当灾难已至,就会成为一个默默陪在你身边支持你的好女人。

叶问站在街上,周围是饿死的被日本人杀死的同胞,没有人能吃得饱饭,另一边,日本人耀武扬威。

他并非一个有着远大抱负的抗日战士,他只是妻子的丈夫是儿子的父亲,他只想守护,自己的家庭。

所以他脱下华服去挖煤,只为了给妻儿省下一个地瓜。

这段情节,让我想起了罗素克劳的《铁拳男人》,但克劳不过是面对萧条的经济,而叶问面对的是,是战争,是日本人。

有人说,电影里的三浦人还不错,起码不像那个眼镜一样惹人痛恨,但正如叶问所说,收起你的虚伪。

一个人,他占了你家杀了你的亲人烧了你的房子,而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相反,他引以为荣。他看着你,就像看着猪狗牛羊,他之所以没有杀你,只是因为他觉得你足够渺小,他觉得,他不值得为了猪狗们生气,他看着你屈服而心生满足。

这样的人,他自以为是武士,却早已失去了武者的尊严。

所以,最后,当他在擂台上面对叶问,毫无还手之力,像木桩一样被打。

就如我们中国人所讲究的,练武即练心,所以叶问才显得无比强大,战无不胜,但当他打赢了擂台,打败了日本人之后,他的心却变得无比迷茫。

他看着台下疯狂欢呼的同胞,他有些目眩,为什么这些人当初可以对同胞的死无动于衷,现在却如此兴高采烈;为什么他们可以轻蔑地说别人是汉奸,却丝毫不认为自己的麻木不仁卑躬屈膝是一种罪恶。

就像那两个看热闹的武师,他们为了一袋米失去尊严,却可以毫不在乎地骂曾保护他们的翻译是汉奸;他们看着反抗的武师像狗一样被打死,自己却对着日本人伏倒在地。

叶问明白,他赢不了,虽然他天下无敌,但他赢不了,因为他的敌人不是武师,甚至不是枪炮不是饥饿不是日本人,他的敌人,是那个名为时代的怪兽。

他能打倒一个三个十个日本人,但他打不了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因为他孤身一人。他放眼四望,似乎四处都是支持他的同胞,他们为他欢呼为他庆祝为他咒骂着日本人,但他们,不会去战斗。

所以在片尾,天下无敌的他也是逃到了香港,他曾抱着一死的决心站上擂台,他打倒了对手却敌不过时代,所以最后他只想,保护好自己的妻儿。

 

你曾生活美满,

你站上你命中的擂台,

你知道你天下无敌,

你看着你的对手你知道他不堪一击,

你看着你的观众你知道这已是你的夕阳黄昏,

他们对你说,你可以选择,选择死,或是屈辱的活下去,

但你却知道你别无选择,

因为你天下无敌,

因为你孤身一人。

 

 

 

《海角7号》成功触碰到了台湾民众的G点,《叶问》则成功触碰到了大陆民众的G点。

以上两部电影都应当被当做华语商业片的经典模板被供奉起来,并且值得学习制片管理的同学们一再的推敲研究。而对于那些膜拜着艺术片圣谕的影视狂热分子们,他们将继续承受着更加艰险的现实考验并在一次次的物欲大潮冲击中对心中的理想说ByeBye:收起那些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精英嘴脸吧,格式塔、精神分析、麦茨、J·J·墨菲、安哲罗普洛斯、通通滚蛋吧,再也没有一个时代比现今更加紧迫地需求一个信条:研究观众——这是你能通往成功的最靠谱途径!
然后我们看看自己还能在眩晕的狂欢中遗留下什么?算了,也许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眩晕以及狂欢本身,重要的是我们的手中真正掌握了多少话语权,这份话语权的来临并不是来自我们汹涌澎湃的激情以及充满自我牺牲精神的壮举而是来自实在的财富和权势,这是道地的定理,能经受千锤百炼的定理,丝毫不在乎我们能以何种方式说服自己。

毕竟,我们都是现实中的翻译官,而不是叶问,我们几乎没得选择。

当《叶问》中的叶问打败了观众们的假想敌之时,他已经彻头彻尾地成为一个充满宗教色彩的完美符号。大众的民族情绪被挑拨,难以抑制的激情在胸中蔓延。我们起立鼓掌,我们振臂高呼,我们痛快地沉浸在对一个完美意象的YY之中,仿佛我们自己的身体正在融进民族英雄的伟大人格,尽管实际上,这不过是场错觉。

而香港演员林家栋饰演的翻译官则在眩晕的狂欢中被隐去了,这是一个无比丰满的实在,足以在电影史上留下他的踪迹。

“翻译官”——我们已经对这个角色习惯到了麻木的程度,从《地道战》到《鬼子来了》,这历来是一个集万千丑恶与一身的令人忿恨的影像符号。而在抗战史上人数更为众多且更应令人忿恨的人群——“日伪军”则被放置为一个尴尬的存在。那帮1·5倍于侵华日军兵力的真正“走狗”曾在历史上无情地杀戮同胞并用自己的身躯铸造起膏药旗师团坚不可摧的防御工事。抗战军民引以为荣的战绩无不充斥着百万日伪军的尸骨,而真正被击毙在“支那”土地上的“皇军”数量却不过区区二十余万··这是一个多么令人警醒的事实?而在影视作品中,“翻译官们”却替代了这些人成为了被口诛笔伐的对象。在山大柏的自传《我是日军翻译官》中,他细致地描绘了游走于时代狭缝中的小人物的无奈和心酸,让读者对“翻译官”这个形象有了更加清晰饱满的认识,无论叶伟信同志有没有看过这本书,或许他早已经在漫长的影视误读中积聚了强烈的平反欲求,所以才塑造出“李钊”这么个不一样的翻译官出来,从而为《叶问》平添了更多的蕴涵和力度。

回顾整部影片,“李钊”可以说是除“叶问”以外着笔墨最多的人物,实际上也被林家栋塑造地更为饱满出色。这个人物很符合悉德·菲尔德的编剧原理,自始至终都充满了做为主体的“自我意识”,并且人格转变的轨迹清晰可见。影片刚开始,李钊以佛山警官的身份出场,言谈举止之间将这个小人物的市侩和刁钻表现得淋漓尽致,日军占领佛山后,他又迫于生计充当起了翻译官,叶伟信巧妙地布置过一个细节:就是当李钊为避日军耳目而将叶问一家收留在自己家中之时,我们通过摄影机镜头看到了他家里老弱妇孺的窘迫景象。做为一个不会功夫又贪生怕死的凡夫俗子,只有凭一口流利外语安身立命的本事,不选择当翻译官那简直是情理不容!为日军招募人肉沙袋一方面是迫于淫威一方面也切实考虑到了那一袋“白米”对乡亲们的重要,尽管如此,武痴林的死还是令他感到深深的震撼··这是一个有良知的普通人应有的反应,从此以后他行为的动机开始悄悄地发生转变,而众人的唾骂和归咎则成全了他发自心底的一声怒吼:

我只是个翻译,我不是个走狗!

如果说在这一刻,这声怒吼还带有李钊掩饰不住的自责和怯懦的色彩,在其后对“叶师父”一家的救助则成为了他问心无愧的明证。一方面是日本人的胁迫和窘迫的生存危机一方面是民族自尊心的叩问和对“叶问”一家安危的责任,李钊如履薄冰地在二者的夹缝间游走,由此产生的戏剧张力远远地超越了男猪脚本人,也因而产生了本片最绝妙的两段台词:

一段是三浦将军在问叶问的尊姓大名时,叶问回答:

我是一名中国人!

李钊则将叶问的这句话翻译成:

他叫叶问!

另一段是三浦邀请叶问做自己军中的武术教练时,叶问厉声拒绝并向其发出了挑战。

李钊急中生智,将其翻译为:

叶先生会认真考虑该邀请并希望能同您切磋武艺。

李钊的这两句翻译令所有在大时代中挣扎求生的小人物们会心会意,这些人并没有什么高远的志向,也没有英雄人物的耀眼光辉,但是心灵深处自有他们不为人知的人性魅力在闪烁。而影片结尾,也正是这样一位毫不起眼的小人物挽救了我们高大全的叶大师的身家性命,同时也圆满地完成了这个人物的自我救赎。

叶问无疑是神圣的高不可攀的永远都难以企及的,因为他是一个完美意象。与之相比,李钊的人性魅力更加切实可靠也更加真挚可贵。可惜的是,就算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今天看来也不是处处可见的。更多的人做了“翻译官”做过的事却从未想过要通过某种方式来达成自我救赎,或者即使想到了也无法鼓起勇气去认真履行。傻B总有傻B们去拥戴,阳春白雪也会有人去唾弃,这是银幕之外更加复杂纠结的实在。

但无论如何,能做个不为走狗的翻译终归是一件高贵的事情。

至少,我坚信如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站所分享资源均为高清纯情版无水印,无广告!

部分资源为软字幕 移动端推荐播放器:MxPlayer,nPlayer,infuse ,其他播放器请自行尝试。 电脑端推荐播放器:PotPlayer,完美解码,KMPLAYER,其他播放器请自行尝试。 硬字幕可以使用阿里云网盘在线观看。

本站致力于收集市面上最高清,同影片只保留最高清,码率最高,压制最好的!适用高清收藏爱好者!

本站所有资源均为免费分享,不收取VIP会员费!

本站提供:BT种子下载,部分资源上传到云盘下载(阿里云盘,百度网盘等)!